第139章 结局

这一次,聂小川终于收起了防备。

“死亡的滋味,我已经尝过很多次了,可是,我一点也不害怕,因为我知道,这个世上有姐姐在看着我,等着我,念着我,不管我是落魄还是富贵。”李君拉住聂小川的手,慢慢将她拥入怀里。

在朝中他要与无数的人周旋,上战场要面对不知的危险,那是怎么样的一种痛苦,一种孤独的痛苦。

“如果没有了你,我活着有何意义?”李君将头埋在聂小川柔顺的长发中,一只手慢慢抚上她的头,轻柔的抚摸。

他的声音带着一种哀伤,那是深透骨髓的孤独,这种孤独聂小川曾经深刻的体会过,那么自己对他来说就像溺水后抓住的一根稻草,就算死也不会放手,怎么会变成这样?

“你是我的唯一,我也是你的唯一,小川,你记得啊,我是你的唯一。。。啊!”

聂小川被他如同催眠的呢喃说的正心乱如麻,就觉按在自己头上李君的手猛地一甩,发出一声痛呼,整个人弹开了。

“怎么。。。。什么人?”她大惊失色,刚要扑过去,就见墙头跃进一人,疾如闪电的向她扑来。

刺客!她就知道,现如今的李君权势益盛,危险也益增,来人凶猛,她想也未想就挡在李君身前。www.rkzbu.com 零点小说网

“是我。”聂小川一掌打出如同泥牛入海,同时人也被卷入来人怀中,耳边响起一个只在梦中出现的声音。

聂小川有一瞬间的愣神,直到一种熟悉的气息将她包围。

“天啊,你怎么了来了?”聂小川用力抓了抓刀若木的胳膊,确定自己不是做梦,因为太过于惊喜,哇的一声哭起来。

而在此时,院子里冒出来层层黑影,十几柄飞刀齐刷刷的射在他们的脚下,或许是怕伤到聂小川,没有人上来围攻。

“将军将军!”他们焦急的呼喊着,试图让倒在地上的李君站起来。

聂小川被这喊声一惊,立刻推开刀若木,俯身探看,此时的李君依然昏迷,借着屋内透来的灯光,看到他脸色发青,卷曲着身子,似乎正在经受巨大的痛苦。

“怎么了?怎么了?”聂小川一连声的问,猛地手腕一凉,一物缠上,让她惊叫一声,竟然是许久不见的小神龙,小神龙冲她吐吐信子,似乎在打招呼。

“解药!解药!”聂小川立刻明白怎么回事,疯了一般揪住刀若木的衣襟,“快给我解药!”

她来不急思考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只有一个恐惧的念头,李君要死了,肯定要死了!

“你要做什么?你快给我解药!”聂小川疯狂的大叫,双手力气加大,几乎要掐死刀若木,前一刻的欢喜早就烟消云散,他要做什么?杀了李君,趁机得天下吗?

“他要害你。。”刀若木握住她的手,试图让快要发疯的聂小川冷静下来,但这是徒劳的,眼前这个女人所传达的信息让他相信,自己如果不拿出解药,她真的会下手杀了自己。

四周的那些凌厉的侍卫们立刻看出机会,飞快的上前攻击,刀刀致命,刀若木只能拉着聂小川后退。

“解药是小神龙主人的血!”空中又是一阵大喊,柳裘燕子般掠下,扶住李君。

刀若木觉得手中一滑,聂小川已经到了李君身边,惶急之中抓过柳裘手中的刀大力划破手腕,鲜血泉涌。

“不用这多!”柳裘大骇,捂住聂小川的手腕,但血还是不断涌出,很快就染红李君的脸脖前襟。

在这同时,刀若木陷入十几人的围攻中,响起一阵刀剑相撞的声音,以及不断有人倒地的噗噗声。

“住手,住手!”聂小川惶急中发觉了,猛地站起来,大声喊着,同时扑了过去,这一连串紧急的状况让她头脑发晕,冲着那些攻守严密的人群撞去,那些人立刻忌惮的躲开,刀若木扶住跌入自己怀里的她。

“到底怎么了?”聂小川的手腕依旧血如泉涌,快速的失血让她有些头晕。

柳裘已经扶着李君坐起来,看来她的预料是对的,自己以为当年的烙印,自然也算小神龙的主人,那么血一样是解药。

“姐,血,止住血。”虚弱的李君一眼就看到聂小川,猛地推开柳裘,踉跄着扑了过去。

而刀若木同时也捂着聂小川的手,另一手撕下衣襟,快速的包裹起来,李君再摔倒前抓住了聂小川伸过来的另一只手。

“将军,不要过去。”四周一片到吸气。

刀若木顺势将聂小川一揽入怀,将一柄刀架在李君的脖子上。

“李大将军,请让你的护卫们退下。”他冷冷的说着,声音满含恨意,让任何听到的人都毫不怀疑,他下一刻就会割下李君的头。

“到底。。。?”聂小川再一次开口询问,但被刀若木制止了。

“让开!”他再一次冷声道,同时加大力量,像是割破了李君的脖子,但因为夜色黑,李君已经身前满是血,所以大家看不出来,正是这种看不出来,让四周的侍卫们更加紧张。

而李君在这时发出一声轻笑,“就是我死了,也不会让你把她带走。”他扬了扬手,示意大家继续进攻。

这实在是太危险了,四周的人面面相觑,不敢上前,但也绝不散去。

“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聂小川几乎要发狂了,大声的喊。

“退下,你们想害了大将军!”柳裘一声大喊,让四周的人一怔。

“你敢。。。。。”李君怒喝,但很快声音一顿,刀若木由身后一击,让他痛的失声。

这些人都是李君生死带出来的人,李君是他们的天,是他们的地,只要李君点头,他们任何一个人立刻自杀都没半点犹豫,但他们不能看着李君受到半点伤害。

这些日子,他们奉命严守这个院子,严守这个女人,他们不明白这个女人有什么重要的,竟然让他们的主子宁愿死也不退让。

“大将军!”柳裘猛地扑上前,刀若木很及时的看到他的眼色,另一手对准了他,让他可以靠近,但依旧保持一段距离。

这个距离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李君的状况,但却不能救下。

“大将军!”柳裘一声惨呼,让四周的人心跳加快,那声音,莫非是。。。。。

“都给我退开!”柳裘回过头,当先扔下手中的武器,厉声喝道。

李君双目喷火盯着柳裘,恨不得烧死他。

人潮水般让开一段路,但依旧紧紧盯着刀若木。

“这位兄台,柳某不带武器,但要跟在将军身边!”柳裘拱手朗声说。

聂小川不言语了,当她看到柳裘的行为后,知道一定出了什么事,既然李君没生命危险,那就跟他们走吧,她实在是好奇,到底出了什么事?

“孩子,我。。。”沿着侍卫们让开的路,走到门外,聂小川猛然想起,转身就往回走,潜意识里她觉得,这一走怕是回不来了。

“来不及了!我倒时给你抱去。”柳裘一推她,低声道。

层层落下的白雪让着黑漆漆的夜变得明亮些,沿着寂静的街道,四人快速的向城门而去,他们身后紧紧跟着幽魂般的侍卫们。

“到底怎么回事?小弟,你是不是对南诏开战了?”聂小川低声问,想伸手去拉他。

刀若木伸手挡开,“不要碰他,”

聂小川一怔,而李君冷厉的看向刀若木,他还不能说话,但那眼神让人一阵心悸。

“这个,”刀若木猛地从李君手掌里夺过一物,举到眼前是一枚银针,“如果我没及时抛出小蛇,”他说到这里,停顿一下,似乎很后怕,后怕的都不敢回想。

“你,要杀我?”聂小川不可置信的看向李君。

李君看着她,满眼委屈,摇了摇头,聂小川立刻再一次看向刀若木,满眼询问。

刀若木叹了口气,但很快笑了笑,“没关系,你信他是应该的,我们不急,慢慢来。”

“这个是神仙水浸泡过的!”柳裘突然开口了,伸手拿过银针,嗅了嗅,“我说前一段郑大人鬼鬼祟祟的出去做什么,原来是为这个。”

“神仙水?”聂小川一怔,

“刺入后脑穴,能够让人失忆,恩,也不全是,我听那个怪医说过,叫什么,选择性失忆?”柳裘喃喃道,将银针翻来覆去的看,随后一弹手指,银针划出一个美妙的弧线,消失在黑夜里,“将军,你怎么忍心让你的姐姐失去她最珍爱的记忆?”

选择性失忆?这个词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聂小川愣了愣,但很快将注意力转移到这件事上,联想到李君一连串的举动,有些发怔。

“为了让我留下来?”她伸出手,抚了下李君垂下的头发,“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李君面色凄然,眼圈更红,突然掉下眼泪来,让聂小川叹了口气,他怎么可以这样自私?不能再惯着他了。

“自私?你太小看他了!”刀若木叹了口气,将聂小川的手紧握了一下,“我整整被困了三个月,死掉了百十位侍卫,上千条蛇,现在还有几百无辜村民在李大将军的神兵手中哀嚎,我拼尽了良心,才赶来见你这一面,如果再迟一步,只怕见也见不得。”

聂小川的手一下子变得冰凉,这么说自从自己一出南诏,行踪就已经被李君得知了,或者说,没出南诏的时候,就已经在他的掌控中了。

她是何等的聪明,立刻明白了一切,但是依旧存着最后一线希望看向柳裘,“柳大哥,你可有找到朝苔?”

柳裘黯然的看着她,嘴边一丝苦笑,这让聂小川的心立刻揪了起来。

“死了,包括她在内的十八口冷家族人,全部活埋。”

当这句话,从柳裘口中清晰的说出后,在这寒冷的大冬夜里,聂小川浑身被汗湿透。

“说,让他说话,我要亲耳听他说。”聂小川猛地收住脚,抓住李君的肩膀,她干瘦的手指咯咯作响,深深嵌入李君的肉里。

“柳先生,看不出来啊,你竟然能避开我的耳目跑到大叶城。”李君闷哼一声,看着柳裘冷冷说道,“这种好本事用在这些小事上,可是浪费。”

柳裘看着他阴狠的目光,淡淡的一笑,叹了口气,“还有一件事请问将军,老夫偶尔从郑大人口中听说,早些年,将军曾经派人去过瓦岗寨,不小心射死了茯苓太子殿下,可有此事?”

关于茯苓的事,刀若木自然知道,尤其是知道他与聂小川几乎到了成亲的地步,却莫名其妙的被人射杀了,当时聂小川一口咬定是魏岭干的,甚至不惜玉石俱焚,那时他就怀疑这件事,对于魏岭这个天鸿王朝至上的人来说,完全没有必要除掉一个没有威胁的人。

刀若木簇起了眉头,像他这样见过大风浪的人,看向李君时也忍不住打个寒战。

这章没有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而聂小川被这句话彻底打懵了,她混乱的思绪飘啊飘啊,那个时候,知道他们确切行踪的,只有李君,而且是自己写信告诉他的,包括成亲的日子,离开的日子,她想起自己写信时的欢悦,却没想到,就是那个时候将茯苓送向鬼门关。

她又想到袁无点,那样悲哀的苦苦劝说自己不要回去,不要追着李君回去。

“他故意的,他是故意的!”这个声音猛地在耳边响起。

他是故意的!他是故意的!聂小川仰天痛苦的发出一声尖叫,他们此时已经到了城门边上,四周满是粗壮的树木,她这一声灌满真气的尖叫,震得四周雪花乱飞,惊起无数野鸟齐鸣。

“我要杀了你!”聂小川双目殷红,手一翻伸向李君的咽喉。

“小川,你听我说!”柳裘从背后将她抱住,死死拉着,李君并不反抗,他的脸已经变得青紫,紧跟在身后的侍卫们见情况突变,齐声大喝扑上来,刀若木长臂一伸荡开第一波攻上来的人。

“你不能杀他,他不能死,尽管他所做的对不住你,但这个世道离不开他,他能征善战,能识人用人,小川,一旦他死了,这天下又将陷入纷争,百姓们苦啊!”柳裘觉得自己拉不住聂小川,聂小川已经陷入疯狂之中,而李君依旧不动,连推也不推一下,反而伸手抱住了聂小川的腰,眼神里没有面临死亡的恐惧,平静而忧伤。

聂小川只觉得自己的心口疼的要撕裂,她无法控制的放声大哭,眼前走马灯似的闪过一幕幕往事。

原来将自己逼入绝境的不是别人,是自己。多么明显的破绽,为什么她就看不见?

如果早一点,如果早一点,死的人不会这么多,而李君也不不会陷的这么深。

她猛地低头狠狠咬在李君的肩头,血腥一下子弥漫在口中,但她的手渐渐松开了。

柳裘觉得身上大力一卸,不由软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气。

四周的侍卫已经攻上来,刀若木一手拦起聂小川,跃上大树,借力攀上城墙。

“孩子,我的孩子!”聂小川被城头冷风一吹,忙大喊。

“我给你带去!你在城外等我!”柳裘忙站起身,一面阻止仍要追击的侍卫。

李君僵直的站着,望着聂小川消失的地方,闭上了眼。

聂小川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在窄小的空间里,首先看到刀若木黑漆漆的眼睛。

“没睡?”她一怔,揉揉发红的眼睛坐起来,又被刀若木带入怀中,闻着他身上熟悉的清香,聂小川眼一酸,掉下眼泪来,“对不起。”

对不起,没有信你,没有将心交给你,才导致这么多无谓的伤亡。

“有人说,错过是因为爱的不够,你看,我们还是没错过,这说明,我们爱的够。”刀若木贴着她柔柔的头发,将她抱得紧了又紧,他的心也是很痛,想到那些因为自己前往北周而遭受灭顶之灾的百姓,想到看到李君手里扬起那银针时的焦急。

如果可以,他当场就要杀了这个人,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但是,那样也许会死更多的人吧,想到那些训练的如同军队般的鸠,想到那些纪律严明才智不凡的围防南诏的军队,只不过区区千数人,竟然能有那样的本领,硬将他刀若木逼得犹如困兽。

从这方面来说,他很欣赏李君这个人。

“再说,我当时也是生气了,我也不该怀疑你。”刀若木叹了口气,聂小川虽然人在自己眼前,可总是心不在焉,这让他有一种气馁的感觉,所以才会那样生气,那样冲动。

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他想聂小川一定是找李君去了,所以沿路追去,却没想到聂小川走了相反的路,等发觉错过后,在追就感觉不对了,突然冒出来无数障碍,这时候他就百分百肯定了,朝苔是李君派来的人,目的就是等待时机带走她。

“她为什么?我对她不够好?”聂小川慢慢说道,紧紧依偎着刀若木,一刻也不想离开他的怀抱。

“只怕受了威胁。”刀若木说,在她额头轻轻一吻,“不要想了,都过去了,我发誓,在死神带我以前,再也不会跟你分开。”

是为了冷家的人?聂小川鼻子一酸,又苦笑一下,到现在她才明白朝苔临行时那一句对不起是什么意思。

“你说,他会放过柳大哥吗?”聂小川坐起来,透过缝隙看着外边光线有些暗,阴天了吧。已经两天了,李君并没派出大军截杀他们,看起来是放过他们了。

“太平郎一个人留在那里,可怎么好?”聂小川皱起眉头,恨不得再一次闯进大兴城,柳裘说会把孩子送来,但他只怕自身难保了。

李君如果不打算放过他们,那孩子是绝对不会被送过来的。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让二人都猛地提高警惕。

“我们被包围了!”一人闯进来,一头栽在地上断了气,正好倒在他们藏身的神像前,透过缝隙可以清晰的看到他背上插着一只箭。

刀若木脸色一凌,他带来的一百侍卫,到今天是死光了!想不到他刀若木会栽在一个比自己小很多的年轻人手里。

他们所在的房屋位于城郊一村落的边缘,孤零零的站在最高处,原本是一间土地庙,破败了,此时他们就躲在神像下的底座里,此时低沉的脚步声不断传来,显然来人众多,整齐而急促的分散开来,伴着越来越近,空气中弥漫起油脂的味道,庙门咚的被撞开,聂小川觉得眼一花,火冒起来。

这章没有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他竟然要烧死他们?

“我是不是不该听柳大哥的话?”聂小川低低的说道,一面紧紧靠住刀若木,“你来找我做什么,将来后世说起来,你堂堂一个大王,为了一个女人被人烤乳猪了,真丢人!”

刀若木轻轻笑了,“怎么也好过将来我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泥土里。”

突然一阵尘土飞扬,那束火被人扑灭了,随后脚步声响,接着是兵士们跪倒礼拜的声音。

李君来了!

聂小川心中一喜,如果她此时闯出来,能不能挟制住他?但却见在他身前站了一排手持弩机的兵士,那弩机上的箭镞闪着油光,遇火必燃。

“将军,都搜过了,应该是藏在这里!”一人回道,指了指死在地上侍卫面对的方向。

李君默不作声,聂小川所处的位置低,只能看到他的下半身,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神情。

要被他杀死了吗?像他这样的人,得不到的东西一定会毁掉。

噗通,有人跪下了,透过缝隙看去,竟然是李靖!

他回来了?找到连翘了?

“小君。”他颤声道。

这一句小君喊得李君不由自主的晃了晃,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喊他了,而将来再也不会有人这样喊他了。

沉默的令人压抑。

聂小川觉得自己手心都是汗,反复的想着要不要冲出去,突然手一紧,看到刀若木安心的笑。

有你在,地狱也是天堂!

“你从来都想扔下我,现在,你如愿了!”李君的声音低低的响起,然后猛地转身而去,侍卫们立刻鱼贯而出。

聂小川与刀若木对视一眼,同时舒了口气,能活着相伴毕竟是最好的!

“妹子,保重,太平郎连翘会照顾,我也会,柳大哥也会,你放心。”李靖的声音幽幽传来,聂小川看到他深深一个躬身,转头而去。

大象九年,神武将军召北周宗室王爷进京,以谋逆处斩。

大象十一年,镇压边境守将兵变,尚书郎柳裘受伤不治而亡。

大象十五年,二月甲子日,周静帝以大将军李渊众望有归下诏宣布禅让。大将军哭辞不受。是年五月,李靖、裴寂等率群臣二千人劝进,大将军李渊入宫即皇帝位于太极殿,定国号为大唐,改元武德,改国都长安。

武德二年,窦皇后薨,立长子建成为太子,次子世民秦王。

尾声

这里是长安城最好的狩猎场,此时正直盛秋,满山金黄。

蓝天白云下,三匹白马在绿草如茵的半坡上全速飞驰,马上三个俊秀少年神采飞扬。

在他们的前方受惊的鹿群四散而逃。

“大哥,这次看我的!”个头最高的白衣少年口中喝叫着,扬弓而射,一头跃起的小鹿中箭滚下去,引起鹿群更大的骚乱。

“二弟真厉害!”长相敦实的青衣少年淡淡说道。

“二哥已经打了三头了!”另一匹马上的未脱稚气的大眼睛少年大声喊。

白衣少年仰头大笑,拍马上前拿自己的战利品。

“哼,你瞎起哄什么!哪里厉害了!”看他走远,青衣少年冷脸瞪了稚气少年一眼,“一个野种而已!”

稚气少年瞪大眼睛,诺诺不语,二人慢慢催马前行。

白衣少年捡起小鹿,回头看时已经不见方才二人的身影,脸上一丝黯然,神情也有些丧气。

“太平郎!”一声脆响猛的传来,让少年一愣,伴着悉悉索索的声音,一旁的灌木丛里钻出个稚气女娃,手中拿着一直小弓箭,笑嘻嘻的跑过来。

“秀宁,你怎么来了?”少年换上笑脸,矮下身子说,“是不是瞒着连翘娘娘来的?”

“才不是,太平郎,我皇娘做好了烤肉,让我来叫你,一起吃。”她鼓起胖胖的腮帮子,摇着少年的手说。

“好啊!”少年大声说,将女娃抱起来放到马上,“哥哥带你骑马好不好?”

女娃发出一声欢呼,高高扬着小手:“好啊好啊!”

兄妹二人拍马而去,撒下一路欢笑。

“秀宁,”少年突然低声说道,“你说,我娘还活着没?”

正在高兴的吃手指的女娃瞪大眼睛,抬头看他,歪着头想了想,大人一般用满是口水的小手拍了拍少年的脸,“太平郎别伤心,大娘娘去了,还有我娘呢,我娘一样疼你。”

少年被抹了一脸口水,有些哭笑不得,回头看了眼一望无际的原野,吸了口气,换上一副笑脸,“抓紧了秀宁!”

说着大喝催马,在夕阳的映照下,披着一身霞光疾驰而去,撒下一路欢笑。

(全文完)

喜欢有女不凡请大家收藏:(.sodu777.)有女不凡搜读小说网更新速度全网最快。

推荐阅读:

散修家族修仙记 全民觉醒:我在诸天梦中证道无定风歌 亡灵君主:天灾纪元 重生之康熙庶妃 兽人老公太可怕,每天都是修罗场 逍遥邪婿 奇陵异墓 给美漫一些群星和舰娘的震撼 苟道修仙:我在魔门长生秦枫 邪王凶猛:扑倒火爆小妖妃 陛下,您就反了吧! 病态掠夺 贞观新丰尉 娱乐大爆炸 洪荒:我成了巫族小卒子寻光 盗墓日记被女儿曝光,震惊杨蜜 四合院我是傻柱的小叔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快穿,绝嗣男主?炮灰女配来生子 四合院:我是何雨柱堂哥 荣庶 说破世界 杨铭王成芬 明星养成系统bug版 盗墓:扮演小哥,开局扑倒雪梨杨 步步索爱:强宠小娇妻 给我老婆打一千亿小说 奥法洪流 漫威之系统万界游 娱乐2003李长空李导 活着,就有温度 网游之奶里有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