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接下来的几场比赛没有太多的悬念,景辰以碾压的姿态赢得了决赛,就算是最后一个人比起铁蛮也差远了,也难怪他被称为元力境高阶组的常胜将军。

成为了新晋冠军之后,人们也贴切的送了景辰一个外号——神秘面具人。

十九岁的八阶元力境炁炼者,天赋虽比起那些大家族倾尽资源培养的天才们差了许多,不过也算是个可塑之才了,将来成为一个中型势力的中流砥柱问题不大。

一时间向景辰抛来橄榄枝的势力也多了起来,当然也包括那个已经无形中结仇的阳家,都被景辰一一回绝了。

得知景辰没有留在大漠城的意向,他们反倒放心了,这种人才只要他们得不到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种损失。

这次在角斗场除了冠军奖励得到的一万金币之外,还有下注赢的三万金币,四万金币差不多足够他在接下来的两个月中挥霍了。只要安全抵达学院与轩林他们汇合,他的目标就算完成了。

“老人家,这两千金币您还是拿着吧,借了的钱总是要还的。”出了角斗场时,天色已经微亮,这一夜没有休息,景辰有些疲惫,从钱袋中取出两千金币递给了道玄。

“别想贿赂我!就算给了我两千金币这壶酒还是要给我打的!”道玄说完摇了摇手中的酒葫芦,听声音壶中已经没什么酒了。www.jygdu.com 南瓜小说网

景辰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这是自然。我这就帮您去打酒,不过打完酒之后我就要离开大漠城了,这次离开,下次见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道玄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现在天虽然没亮,不过一些通宵达旦营业的酒馆也有不少,随便走进一家规模不小的酒馆,将道玄的酒葫芦递了过去。

“将你们这里的好酒给我打一壶,打满!”景辰颇为豪爽地说道。

“好嘞!”见来人是戴着面具的年轻人,老板不敢怠慢,忙应道。

元力境高阶组的比赛从昨晚便开始了,有关神秘面具人的流言也早从角斗场传了出来,除了景辰之外,大漠城再没人戴着面具了。

这么一小葫芦酒就算是打满最好的也用不了几个金币,为了感谢道玄,景辰没有吝啬。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景辰愈发觉得事情的蹊跷,酒馆的老板已经进去有一段时间了,可现在还没有出来,打满这么一小葫芦酒,那里用得了这么长时间。

正当景辰为数不多的耐心快要消耗殆尽时,老板终于出来了,满头大汗的样子像是经历了一番战斗一般。

“客...客官,您确定要把这个葫芦打满吗,我都倒了五大坛了,这酒葫芦还没有装满,这五坛酒已经花了一千金币了...”老板擦了擦头上的汗,小声问道。

景辰的表情逐渐变得呆滞,五...五大坛还没有装满,唯一能解释这种现象的恐怕只有一个,这个酒葫芦,是个储物饰品!

拿储物饰品装酒,这个老头也太奢侈了吧!

景辰回头看了看酒馆外装模作样的道玄,恨得他牙都痒痒了,又被这个老头给套路了!

轻叹一口气,回过头说道:“打打打,打满!”

...

拿着沉甸甸的酒葫芦,景辰阴沉着脸走出了酒馆。

这个道玄还真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这次角斗场光下注就赢了不少钱,现在还要坑景辰的血汗钱!

“老人家,酒我也帮您打好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我还急着赶路呢。”景辰道。

说到底这次还是道玄借了他两千金币,不然下注的钱他都搞不到,就当是彩头送给道玄了。

“好,那我们就此作别,有缘再见了。”道玄接过酒葫芦,灌了一口酒,笑眯眯地说道。

景辰抱拳对道玄鞠了个躬,两人便就此作别了。

看着景辰远走的身影,道玄双眼眯成了缝:“景辰...这剑到底是谁的啊,怎么这么熟悉就是想不起来呢?有趣的小家伙...”

随便找了个地方,景辰决定先休息一下,频繁的战斗搞得他有些累了。而且他还要准备一些稀有金属,这时候还没有地方开着,只能等等了,出了大漠城之后,景辰决定要全力赶路,即便路过一些城市也不打算驻足了。

通过与道玄的交谈,景辰了解到了不少有关风云学院的事。

一般参加招生的都是十三四岁的少年少女,而判断一个新生天赋的方法很简单,六阶元力境之下为黄阶班成员,六阶元力境以上,修灵境以下为玄阶班成员。一阶修灵境和二阶修灵境为地阶班成员,三阶修灵境及以上为天阶班成员。

以景辰现在的实力只能算得上是玄阶班的成员,而现在还有两月时间,至于能不能达到修灵境就全看造化了,至于三阶修灵境...那完全不用想了,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现在的轩林已经算得上是天阶班成员了,而黑羽与轩墨则是差一点,不过现在还有时间,想必到时候他们也能成功进入天阶班。

景辰的天赋在普通人中已经算不错了,甚至比起那些所谓的天才也差不了多少,奈何别人背后都有大家族或者大势力支持,得到的修炼资源也比景辰多了去了。

父亲景玉虽然是灵帝境顶峰强者,可并未给景辰太多物质上的支持。叶灵一直教育他,如果有自己钟意的东西,就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天上掉馅饼准没好事。

略作调息之后,精神状态也调整到了极佳,此时天也大亮,景辰不再拖拉,他可不想留在这大漠城中,如果被阳家的人发现了可就麻烦了。

将准备好的东西都放入一叶知秋后,景辰手中的金币又所剩寥寥无几,越是这么花钱,越能感受到钱的重要性。

没有钱,连修炼资源都买不到,人们总说一些高阶炁炼者留下的宝藏数不胜数,但那也要运气好才行。景辰游离大陆小半年了,别说是什么高阶元技和功法了,就连一个铜币都没见到过。

漫步走在出城的路上,景辰脑袋中一直盘算着制造器具的事,丝毫没有察觉到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

“糟了。”发现事情的不寻常之处后,景辰提高了警惕。现在正值人多的时候,这种大路上不可能一个人都没有。

除非,除非是有人故意所为!

在城中能有这么大势力的只有三个,而景辰唯一得罪过的就只有阳家了,不用想都知道是阳高的死传到阳家家主耳中了!出卖他的人就只有那两个护卫了!

七星赤霄剑握在手中,景辰心里顿时有了底气,不管有什么危险,只要七星赤霄剑还在,那就一点都不慌。

只要不是那种像风玄一样的强者,景玉留在七星赤霄剑内的元炁都足以斩杀对手,这也是景辰唯一的底牌!

一阵冗杂的脚步声传来,景辰前方几百米处,一个面色阴沉的中年人身后跟着几个气息完美收敛的手下。

“叶辰,好一个叶辰,你的胆识真是令人佩服!”沙哑的声音让人听了很不舒服,就像用刀在划玉瓶一样,尖锐,沙哑。

来人正是阳家家主,阳高的父亲——阳霸明。

景辰见瞒不过去,索性将面具摘了下来。

年轻的脸庞看得众人一愣,这哪里是十九岁,看起来顶天不过是个十三四岁的孩子罢了!

阳霸明的脸色变得更不好看了:“这么小就学人家行侠仗义,小子,你的路不是走窄了,怕是走没了!”

“唉”景辰叹了口气,没想到这个阳霸明竟然会亲自前来,这下可好了,他虽然没有风玄那样的实力,可至少也是初入灵宗境的强者,而且身后还有许多虎视眈眈的强者,只要这个阳霸明小心一点,景玉留在七星赤霄剑内的元炁怕是不足以斩杀他。

“既然都认出来了,那么多废话作甚!”景辰不耐烦的冷哼一声,他一个小小的元力境炁炼者,一路走来得罪的都是些灵宗境的强者,也不知道该说他有本事还是倒霉。

“我那儿子虽然不成器,但也不是你能动的!”阳霸明见景辰毫不在意他们的存在,心中的火气更甚,几欲从眼眶中喷射而出。

“你给我去死!”阳霸明一个箭步冲了上来,速度快到原地留下一道残影。

阳霸明对景辰的恨意显而易见,对上一个八阶元力境的孩子,他竟然要亲手将其击杀!

景辰什么都没看到,雷霆万钧身法用出,下意识地向旁边撤了数步,可阳霸明的速度实在太快了,眨眼之间一个沙包大的拳头到了眼前。

灵宗境强者的一拳,就算景辰的防御力再怎么变态,这一拳下去也必死无疑!

命运似乎就是这么捉弄人,前一秒他还在为拿到金属窃喜,下一秒生死又被别人玩弄在股掌之间。

在进入大漠城景辰未尝没想到过这种结果,他在赌,赌那两个护卫没有出卖他,赌阳高死的消息没有这么快传入阳霸明耳中。

可惜,他赌输了。

败者的下场只有一个,亘古不变。

推荐阅读:

重生七零军婚似火 惠帝南枝 桃色暧昧,总裁情难自禁 陆轩夏紫烟 陷落 隐婚99天,总裁好眼光! 凤神归来:毒妃不好惹 哄他!吻他!不孕不育老公被撩到失控苏染司擎尧 悠闲兽世:兽夫快到碗里来 四合院从老贾出事开始 三国:我马谡只想作死 王者荣耀之最强天赋 封总不想变前夫 人生难免不如意 见不得光 苏轩辕沈雪菲一只小醉倾 原神:拜入仙门和申鹤一起长大 民国最后一名剑仙 斯特拉瑟的红色德国 全能男闺蜜 惊魂怪谈 农家小甜妻:禁欲猎户宠无度流浪的yun 活见鬼 修仙归来,我无敌世间 宅女的游戏情缘 奶爸的1993 和平精英之最强人机 禁法传说 篮坛少帅 天龙至尊 非洲当军师,军阀给娶八个老婆 汉末屠家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