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这里的商会被一个商业联盟所掌控,规格之大令人咂舌,除了稀有金属,景辰还看到了许多让他心动的东西,丹药,元技,功法等等。

只不过囊中羞涩,就算这些东西再怎么诱人,他也没有多余的金币去搞这些东西。

四处看了看,走到一处摊位前,景辰停下了脚步,随口问道:“老板,这个乌木金什么价钱。”

“你要的话一百金币拿走。”老板显然是个爽快人,一句废话都没有。

景辰不动声色的探查了一番后,皱了皱眉头,随即说道:“一百金币有些贵了吧,乌木金虽然稀有,但这块可是不怎么纯啊。”

老板一愣,没想到景辰年纪轻轻对金属也有一些研究,的确是这样,他卖的东西他自己最清楚,这乌木金内确实有些杂质,就因为这么一点小小的杂质导致他摊位中的乌木金卖不了太高的价钱。

“小哥挺懂啊,眼力不错,这样吧,给你打个对折,五十金币,怎么样。”老板颇有兴趣的看着景辰说道。

景辰摇了摇头:“五十也多了,这种级别的乌木金放在外面顶多三十金币,这样吧,我急着用,给你四十金币,怎么样?”

老板犹豫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

他们这种做生意的人最怕就是遇见懂行的,这些人眼光毒辣,报出的价钱与最低价差不多,可不卖的话又怕没了口碑,出门在外赚钱,失去口碑就彻底干不下去了,尤其是他们这种常驻在商会中的商家。

“这是四十金币,对了,你这里还有别的乌木金块吗?”景辰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

老板摇头道:“没了,这一块也是我偶然收下的,正如你所说,品质确实不怎么样,留在我这里反而占地方。”

一般来说,这么小一块有杂质的乌木金能卖出四十金币他也赚了,而且景辰又懂行,根本没有隐瞒的必要。

景辰失望道:“好吧,既然这样,我就不打扰了。”说完别转身准备离开商会。

目光一转,停留在不远处一个身穿黑袍的少年身上,左手手臂处,炽热的纹路显现,昆仑盘有些不受控制般想要破体而出。

景辰面色一凝,手中的乌木金几乎是被扔进了一叶知秋中,右手迅速按住了左手,风一般朝着商会外冲去。

“别出来,冷静!冷静!这里人太多了!”景辰朝着左手手臂处低语道。

昆仑盘似乎听懂了景辰的话,纹路依旧在袖袍下,却迟迟没有出现。

景辰松了一口气,看来昆仑盘和他想象中一样是拥有灵智的。只不过两人还不能沟通罢了。

目光再次转回先前的黑袍人身上,后者似乎察觉到了景辰,转过头来死死地盯着他。

回头的一瞬间,景辰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黑袍人通红的双眸下似乎有一种吸人魂魄的力量,盯着时间长了之后,景辰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被扯出体外。

昆仑盘在袖袍的掩饰下散发出了淡淡的白芒,将景辰这种灵魂出体的冲动感压制了下来。

黑袍人除了通红的双眸之外,看不到任何器官,看起来颇为神秘。

两人就这么隔着一段距离对视着,良久之后,黑袍人对景辰做了个过来的手势,随即便出了商会朝城外走去。

景辰犹豫了片刻,咬了咬牙,狠心跟了过去。

走到城外一处偏僻的地方,黑袍人停了。

“看来你对我颇为好奇啊,小朋友。”黑袍人背对着景辰,笑着说道。

光听声音的话,可以发现这个黑袍人的年龄不大,或许与景辰差不多。

“小朋友?你不也是个小朋友吗?”景辰也笑了,被一个年龄差不多大小的人称为小朋友,真是有趣。

“怎么,你这八阶元力境的实力,称你为小朋友也不为过吧?”黑袍人继续说道。

“随你怎么称呼,不过,你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出现在大陆,似乎不像你们的作风啊。”景辰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手已经不知不觉放在了七星赤霄剑之上。

“别把我跟他们混为一谈,我们不一样。至少,有些地方不同...”黑袍人说话的声音变小许多。

景辰放在七星赤霄剑上的手不自觉松了许多,随即像是开玩笑般说道:“确实,我也相信不是每个魔族人都一样。”

黑袍人转过了身,盯着景辰的眼睛看了片刻后,说道:“你是我遇到第一个这么说的人类。”

景辰左手手臂处,昆仑盘的纹路若隐若现,看起来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不过景辰没有动手,它也没有任何要出来的意思。

“如果只是单纯的游历,大陆欢迎你。”景辰耸了耸肩,不在意的说道。

黑袍人的身份在昆仑盘的确定之下变得很明显,他就是景玉口中的魔族人,不过与柳奕入魔时的滔天魔气相比,这个人身上一点魔族的味道都没有。如果不是昆仑盘在,恐怕就是灵宗境强者在这里也发现不了他的身份。

“欢迎?你倒是也说的出口,你这么说是想与神洲中的所有人类为敌吗?”黑袍人反问道。

“那倒不是,我只是说说自己的想法而已,魔族杀戮,我们自然要对抗。”景辰道。

“你身上有魔种的味道,想必你也见识过入魔的人类了,你不怕么?”黑袍人冷笑一声。

“怕?我如果怕的话,会来这里吗?”景辰道。

“你发现了我的身份,我有必要杀了你。”黑袍人威胁道。

景辰大笑一声,道:“杀了我,你的身份才会暴露,到时候你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黑袍人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有道理,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杀你了。”

景辰没有说话,这个黑袍人年龄顶多跟他差不多大,就算真的动起手,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不知不觉跟你说的太多了,人类,下次见面时,我们就是敌人了。”黑袍人自顾自地说道。

“如果你不滥杀无辜,我也不会与你为敌。”景辰认真道。

“哈哈,你太天真了,我们魔族与你们人类之间的恩怨延续了数万年,你这么想无异于痴人做梦。”黑袍人嘲讽道。

“事在人为,魔族人也是人,不是吗?”

“也许吧,你好自为之,下次见面,我会取你性命。”黑袍人留下一句话之后,转身准备要走。

景辰上前一步,问道:“我叫景辰,你呢?”

“夜无名!”

黑袍人说完,转身走了。

“夜无名...我记住了...”景辰低下了头,轻轻抚了抚左手手臂处的纹路,昆仑盘见夜无名离去,闪烁了片刻后便彻底沉寂下去。

夜无名虽为魔族人,可似乎并没有景辰遇到的其他入魔的人那么重的杀戮之气,否则也会在这么小的年纪便能完美收敛体内的魔气,这样看来,他反倒像一个魔族中的修炼者,修炼方式却与其他魔族人不同...

景辰想了许久,魔族人与人类到底不同在哪里,他不敢确定,除魔本是神洲每一个人类的本能,可与先前的夜无名对峙时,景辰感觉不到他的杀意。

昆仑盘倒是蠢蠢欲动,如果不是景辰没有动手的意思,恐怕它早从体内钻出来了。就连夜无名离开时,景辰也能感受到手臂上传来的一阵急切。

人类尚且有好有坏,魔族人为什么不能呢?

“要是有机会,或许可以好好接触一下魔族人,不过还是太危险了啊。”景辰喃喃道,就算夜无名没有杀意,他仍感到背后一阵发凉,今天直觉要是有一点点错误的话,现在躺在这里的就是他的尸体了。

夜无名年龄虽与景辰差不多,可他至少也是一名修灵境顶峰的强者,这是什么概念?

轩林现在也只有三阶修灵境的实力罢了,说明夜无名的天赋 比起这些人类天才们强了不是一星半点。如果他想,景辰完全不是他的对手,他有底牌,夜无名也不会那么简单。

对魔族先入为主的看法影响着他的判断,可又按捺不下内心深处的好奇。

夜无名强吗?

强。

那也是相对于景辰而言。

强如柳奕五阶灵帝境魔族强者在景玉手上都撑不了几个回合,仅仅是从一具尸体上暴露的一点魔气便被景玉发现了身份,夜无名不怕他的身份暴露吗?

或者说他真的能控制得了内心杀戮的欲望吗?

夜无名走后,景辰一直站在城外,想了许久。

答案能靠想便知道吗?不可能!

愣在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景辰索性不想了,若不是急着去学院报名,他对这个夜无名倒是很有兴趣。

回到休息的地方之后,景辰从一叶知秋中取出了花四十金币买回来的乌木金。这块乌木金中有杂质,导致品质并不是太好。

但在他眼里,这块乌木金才是杂质!

而在旁人眼里认为的杂质恰恰正是景辰想要的东西!

乌木铁精!

一般这种铁精在各种金属内都有,可人们却认为这是一种杂质,十分排斥它,景辰不了解铁精的出产方式,经过这次购买金属,他对铁精又有了新的认知,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

在他看来宝贵的铁精,却是所有金属中所必须淘汰的杂质!

有了乌木铁精之后,翅翼也随之有了重大突破!

推荐阅读:

绝世无双:天才魔神 梦境真实的世界 魔界妖女?本仙帝娶的就是妖女! 拒绝青华保研,我肝成了军官 无敌萌宝爹地追妻火葬场 模范联姻[星际] 强宠:总裁如狼似虎 我真是雷布斯 在少年漫扮演美强惨 我的修炼实际与众不同吕少卿萧闯萧漪 唐今可以但我不 曾振灵感 国泰民安 为了天下苍生,我被迫权倾天下 萌萌小熊猫在线骗“心” 召唤监狱 40k:午夜之刃拿刀划墙纸 魂穿后,我在诸天的那些年 开局拍摄三体,外星舰队真来了! 摊牌了,我是年代文里假千金的绊脚石 龙骨之戒 我痴迷游戏的那些年 三国:开局让我裁撤刘备? 离婚后,她撩得渣前夫心痒难耐 英雄无敌之亡灵帝君 重生之魔道蛊仙 开局签到混沌重瞳 王爷的极品小医妃 被系统选中的我 这个主播来自地球 大话众妙之门 闻香识玉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