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这...这是哪儿?”狭小的空间中,夜无名缓缓睁开眼睛。

“你终于醒了。”景辰刚从外界探查情况回来就看到了醒来的夜无名,原本提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昆仑盘释放的白芒只是为了掩盖他的气息,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实质伤害,白芒中附带着一股神秘的气息对他造成的心理压力居多。

他已经昏迷两天了,两天内,景辰偶尔会出去探查情况,镇魔府为了寻找消失的夜无名, 派出了大量清元境炁炼者,甚至还对外发布了赏金任务,只要提供夜无名和神秘面具人线索的人皆有重赏。

夜无名的画像已经悬挂在了魔族任务赏金榜上,而关于景辰则是没有一点线索。逃跑时那个清元境炁炼者只是远远看到一个戴着面具的人煽动着翅膀飞速离开,甚至与连面具长什么样子他都没看清楚。

这两天景辰不敢远走,夜无名奄奄一息,如果森林中窜出一个不长眼的异兽都足以击杀他。

有了这档子事之后,面具在天星城附近是不能戴了,就连钢铁之翼景辰都不敢再用了,不过他们一直以为救走夜无名的人是一个灵宗强者,就算遇到景辰也不会怀疑到他这个八阶元力境的炁炼者头上。www.jygdu.com 南瓜小说网

森林深处一处隐蔽的山洞内,夜无名正在疗伤,不得不说他强大的自愈能力比景辰还要变态,受了那么重的伤,仅仅是两天时间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景辰也试过用一叶知秋为他疗伤,可一叶知秋释放的水属性元炁,而夜无名修炼的是魔气,两者碰撞之下,险些加重他的伤势。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救我?”夜无名与景辰尴尬的坐在那里,还是他率先打破了沉默。

景辰摇头道:“不知道,虽说你我人魔势不两立,可我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夜无名冷笑一声:“特殊的感觉?我可给不了你想要的实力,我只不过是个普通的魔族人罢了!”

“你!实力是靠自己一步步提升的,别人给的又有什么用!”景辰怒气冲冲地瞪着夜无名。

“你一个人类会好心救魔族人?还是说你对人类意见太大了。”夜无名接着问道。

景辰摆了摆手,反问道:“我只想知道,那个人为什么杀你!”

夜无名道:“为什么?人类杀一个魔族人还需要理由吗?”

景辰没有接话,继续冷眼盯着夜无名。

夜无名被景辰这么盯得有些不自然,将头扭到了一边,片刻之后,说道:“我杀了他的同伴,自然要找我报仇了。”

“前段时间我杀了一个重伤的四阶异兽,取灵晶的时候被那个人盯上了,我独自解决的异兽,他竟然想从我手里把灵晶抢走,趁我调息之际出手偷袭,我自然是不能放过他!”夜无名接着道,仿佛被他杀死的那个人就像蝼蚁一样在他眼里什么都不算。

景辰说道:“好,我相信你,这么说来,那个人的确该死。”

后面的事情就很明白了,其实很简单,夜无名杀的那个人只是觊觎他手中的四阶灵晶,而另外一个炁炼者时那个人的同伴,夜无名出手必然暴露身份,并不是因为暴露身份才引起的争端。

知道真相后,景辰反而松了一口气。

“我现在一心求死,你没必要救我的。”夜无名看向远处,不知道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虽然你是魔族人,但就这么死了也太不值得了。”景辰放松许多,笑着说道。

“我死了神洲大陆的所有人类都少了一个敌人,包括你!”

“人类与魔族人不一定非要做敌人啊!”

“小子,别异想天开了,我们所在的种族本就水火不容,也许几天后,或者几年后再见面时我们之间必须拼个你死我活。”夜无名说道。

景辰不死心,继续道:“魔族与人类之间的关系有很大的上升空间,这一些都需要努力,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夜无名通红的双目中看不出有任何变化,即便是身受重伤,他都一直没有摘下套在脸上的黑袍,甚至于连他长什么样子景辰都不知道。

“算了,我现在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先走一步。”夜无名起身向山洞外走去,走到洞口时,回头说道:“你虽然救了我,但我不会感谢你的。”

说完之后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景辰一人在山洞中凌乱...

良久之后,一声轻轻的叹气声响起。

一般参加招生的都是十三四岁的少年少女,而判断一个新生天赋的方法很简单,六阶元力境之下为黄阶班成员,六阶元力境以上,修灵境以下为玄阶班成员。一阶修灵境和二阶修灵境为地阶班成员,三阶修灵境及以上为天阶班成员。

以景辰现在的实力只能算得上是玄阶班的成员,而现在还有两月时间,至于能不能达到修灵境就全看造化了,至于三阶修灵境...那完全不用想了,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现在的轩林已经算得上是天阶班成员了,而黑羽与轩墨则是差一点,不过现在还有时间,想必到时候他们也能成功进入天阶班。

景辰的天赋在普通人中已经算不错了,甚至比起那些所谓的天才也差不了多少,奈何别人背后都有大家族或者大势力支持,得到的修炼资源也比景辰多了去了。

父亲景玉虽然是灵帝境顶峰强者,可并未给景辰太多物质上的支持。叶灵一直教育他,如果有自己钟意的东西,就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天上掉馅饼准没好事。

略作调息之后,精神状态也调整到了极佳,此时天也大亮,景辰不再拖拉,他可不想留在这大漠城中,如果被阳家的人发现了可就麻烦了。

将准备好的东西都放入一叶知秋后,景辰手中的金币又所剩寥寥无几,越是这么花钱,越能感受到钱的重要性。

没有钱,连修炼资源都买不到,人们总说一些高阶炁炼者留下的宝藏数不胜数,但那也要运气好才行。景辰游离大陆小半年了,别说是什么高阶元技和功法了,就连一个铜币都没见到过。

漫步走在出城的路上,景辰脑袋中一直盘算着制造器具的事,丝毫没有察觉到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

“糟了。”发现事情的不寻常之处后,景辰提高了警惕。现在正值人多的时候,这种大路上不可能一个人都没有。

除非,除非是有人故意所为!

在城中能有这么大势力的只有三个,而景辰唯一得罪过的就只有阳家了,不用想都知道是阳高的死传到阳家家主耳中了!出卖他的人就只有那两个护卫了!

七星赤霄剑握在手中,景辰心里顿时有了底气,不管有什么危险,只要七星赤霄剑还在,那就一点都不慌。

只要不是那种像风玄一样的强者,景玉留在七星赤霄剑内的元炁都足以斩杀对手,这也是景辰唯一的底牌!

一阵冗杂的脚步声传来,景辰前方几百米处,一个面色阴沉的中年人身后跟着几个气息完美收敛的手下。

“叶辰,好一个叶辰,你的胆识真是令人佩服!”沙哑的声音让人听了很不舒服,就像用刀在划玉瓶一样,尖锐,沙哑。

来人正是阳家家主,阳高的父亲——阳霸明。

景辰见瞒不过去,索性将面具摘了下来。

年轻的脸庞看得众人一愣,这哪里是十九岁,看起来顶天不过是个十三四岁的孩子罢了!

阳霸明的脸色变得更不好看了:“这么小就学人家行侠仗义,小子,你的路不是走窄了,怕是走没了!”

“唉”景辰叹了口气,没想到这个阳霸明竟然会亲自前来,这下可好了,他虽然没有风玄那样的实力,可至少也是初入灵宗境的强者,而且身后还有许多虎视眈眈的强者,只要这个阳霸明小心一点,景玉留在七星赤霄剑内的元炁怕是不足以斩杀他。

“既然都认出来了,那么多废话作甚!”景辰不耐烦的冷哼一声,他一个小小的元力境炁炼者,一路走来得罪的都是些灵宗境的强者,也不知道该说他有本事还是倒霉。

“我那儿子虽然不成器,但也不是你能动的!”阳霸明见景辰毫不在意他们的存在,心中的火气更甚,几欲从眼眶中喷射而出。

“你给我去死!”阳霸明一个箭步冲了上来,速度快到原地留下一道残影。

阳霸明对景辰的恨意显而易见,对上一个八阶元力境的孩子,他竟然要亲手将其击杀!

景辰什么都没看到,雷霆万钧身法用出,下意识地向旁边撤了数步,可阳霸明的速度实在太快了,眨眼之间一个沙包大的拳头到了眼前。

灵宗境强者的一拳,就算景辰的防御力再怎么变态,这一拳下去也必死无疑!

命运似乎就是这么捉弄人,前一秒他还在为拿到金属窃喜,下一秒生死又被别人玩弄在股掌之间。

在进入大漠城景辰未尝没想到过这种结果,他在赌,赌那两个护卫没有出卖他,赌阳高死的消息没有这么快传入阳霸明耳中。

调整了一下心态之后,景辰上路了,距离风云学院招生的日子越来越近,当务之急是赶到风云学院下属的城市风云城早日做准备。

风云学院不属于任何一个城市,因为学院的大小与一个城市相差无几,距离学院最近的风云城也不属于三大帝国,风云城中势力错综复杂,但最大的势力就是镇魔府了。

别说在风云城中,就算是整个逐风大陆也很少有势力与风云城的镇魔府相比,因为这里,是逐风大陆镇魔府的总部!

推荐阅读:

仙君有令:小妖入怀! 娇妻孕吐,禁欲傅爷抱在怀里哄 陈飞宇苏映雪神针侠医 九鼎御天 陈长生姬凤吟 绝色皇后的贴身假太监小萌驹 重生2010:我垄断了全球经济李睿孙楚涵 我在村里斩妖除魔二十年 傅元宵萧霁 跨界转生 侯府宠妾灭妻?九千岁抄家求娶主母张张猫 开局流放我薅羊毛屯物资富可敌国 锦州匪事 穿成靖康之耻后的帝姬 成亲当晚,偏执太子夺我入东宫 姜然 我可能是一只不死妖 渡鸦 红楼:黛玉长姐不好当 鉴宝:极品校花求我做贴身鉴宝师 孽徒,下山去祸害你师姐们吧北山的狼 崔向东萧错 青珂浮屠 机械大时代 崩坏:梅比乌斯的疯癫男友 问剑孤鸣 莽山行 我有无数分身 绝代神医 重生之清新 山海诡谈 宠物小精灵之失落的七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