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从水庭坚说出了那个诱人的条件之后,场上的战斗彻底爆发了,那些拖延时间的人也停了手,开始四下寻找各自的对手。他们不傻,比起夺得最后的冠军来说,捡漏击败六个人显然更为容易,因为就算战到最后,也要独自面对那些有备而来的队伍。

景辰身边这两人第一时间便将目光放在了实力仅仅只有九阶元力境的他身上。

这两人都是一阶修灵境,不过有了乔势这个前车之鉴,他们一时间也不敢轻举妄动。

如果两个一阶修灵境强者轮流与景辰战斗的话,他也不会太好过。

距离景辰越来越近时,他才看清楚,这两人模样有些相似,应该是一对双胞胎。哥哥叫木浩,弟弟叫木翰,两人都是一阶元力境木属性炁炼者。

虽说他们两个距离景辰很近,但是两人一直处于战斗状态,景辰又不能随意插手,只好边退边观察两人的动作。只要他们有停手的迹象,景辰立马就可以对他们出手。

“哥,一会儿我先上,这个小子不简单,我尽量打败他,就算打不过他也尽量消耗他的元炁。”木翰与木浩的拳头碰到了一起,趁机小声道。

木浩轻轻“嗯”了一声,这是他们现在唯一的办法。

想好办法之后,两人终于停手了。目光同时看向了景辰,就像两只狼看到了一个待宰的肥羊。www.jygdu.com 南瓜小说网

木浩为了防止有人找他麻烦,竟然不要脸地找了一个八阶元力境的对手,后者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木浩随时都能打败他,可他并没有那么做,为的就是等木翰将景辰消耗的差不多之后,他再出手收下两个人头,将击败敌人的数量聚集到一人头上,不得不说他们确实很聪明,一个不到十四岁的孩子,竟能有这种心计。

景辰也很无奈,除了出手对敌之外也没别的选择了。

木翰现在体力与元炁皆处于巅峰状态,景辰经过恢复之后状态也差不多了。

接连面对两个一阶修灵境炁炼者,对他造成了不小的心理压力。

“小子,别怪我们不仁义,这种比赛就是这么残酷。”木翰边走边说道。景辰能以九阶元力境打败一个一阶修灵境的强者已经值得他敬重了。

景辰点头道:“无妨,全力出手就好。”

话音未落,木翰手印已经结好,每个打远程控制的炁炼者施展元技或者吸收天地元炁时都需要手印的辅助,除非是对所要施展的元技十分熟悉。

景辰手中的七星赤霄剑已经蓄势待发,只要木翰再上前一步,迎接他的就是二十八道剑气。

七阶火属性元技的威力就算是这些修灵境强者硬抗也会受不轻的伤势。

“花之舞,绞杀!”木翰双手合十,目光紧紧地盯着景辰,不知何时,几十个墨绿色的种子悄悄潜伏到了景辰脚下,在木翰元炁的催动下,种子开始疯狂生长。

景辰眉头一皱,这又是什么古怪的元技,这些种子是什么时候在他脚下生根发芽的,他一点都没察觉。

右手小臂轻轻一抖,打出数道剑气,将疯狂生长的花海斩出了一个缺口,然而随着木翰元炁的持续输出,被砍掉的花瞬间又长了出来。

只是一个不注意,景辰已经被一片花海包围,周围多了一股奇异的香味,暗道一声不好,从一叶知秋中取出一块白色纱布将口鼻全部包裹起来。

所谓的花海绞杀不过是个幌子罢了,真正要命的是这些花的花粉!如果景辰没猜错的话,这种花不仅花粉中含有剧毒,就连根茎藤蔓上都一样。不过这种毒素并不致命,只是会让人失去行动力罢了。

景辰这种最原始的方法只能隔绝一部分花粉进入体内,现在又不敢轻举妄动,碰上那些藤蔓之后只会加快毒的扩散时间。只是在花海中站了这么短的时间,他的身体开始变得沉重,脑袋也有些昏昏沉沉的感觉。

正当他一筹莫展之际,左手手臂上传来一阵淡淡的炽热感,奇异的黑色纹路出现,昆仑盘没有出现,只是在景辰手臂上发散着淡淡的热量。

热量在景辰左手手臂上停了片刻之后,开始向身体各处扩散,原本不小心被吸入体内的毒素突然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吞噬殆尽。

压制下内心的喜悦,没想到昆仑盘竟然还有这种功效,没有了后顾之忧,一道道剑气朝着一个方向打去。

借两千金币,如果一直压自己赢的话,最终应该能赚三万金币,当然前提是要一直赢,只要输一场,不仅两千金币没了,就连奖金都拿不到了。

道玄随手丢给景辰一个钱袋,刚好有两千金币。

“前辈,这两千金币您帮我下注吧。”景辰将钱袋又还给了道玄。

道玄点了点头,将金币又收了起来。

一切都准备好之后,景辰与道玄随便吃了点东西,随后便去了角斗场中等待比赛的开始。

景辰分到的高阶元力组顾名思义参加比赛的人全部都是五阶元力境以上的炁炼者,而且最高也就是九阶元力境,他作为八阶元力境的炁炼者还是占一点优势的。

高于元力境达到修灵境时,就是另一个组的比赛了。不过这里最高也就是修灵境的比赛了,再往上的清元境炁炼者们轻易已经不会参加这种类似角斗场的比赛了,除非比赛能拿出让他们心动的奖励。

虽为角斗场,但这里的规矩就是不能下死手,这几乎是每个角斗场不成文的规矩,除非是那种签了生死状的生死之战才没人管。

待得景辰调整好状态时,比赛已经要开始了。

除了一个九阶元力境的木属性炁炼者和八阶元力境火属性炁炼者之外,其他人都不足为惧。

但不幸的就是,景辰第一个对手就是这个九阶元力境的炁炼者。

“小子,看来你运气不是太好啊。”道玄看着一脸无奈的景辰,喝了一口葫芦中的酒。

面具下景辰的表情看不出有什么变化,应了道玄一句后直接走上了台。

他第一次与九阶元力境对战是与那个雷暴佣兵团的袁肃,不过那时袁肃与白塔打了很久,体内的元炁都快消耗光了,不过那时景辰也有伤在身,比起那时候他实力又有所精进,真要打起来谁输谁赢真不好说。

大漠城的人非常热情,不过看到景辰比起其他人较为瘦弱的身体还带了个神秘的面具,角斗场还是有短暂的一瞬间的寂静。

仅仅维持了一瞬间,角斗场内再次爆发出了山呼海啸的声音,因为神秘面具人的对手,是元力境内的最强者,也是角斗场中赫赫有名的高阶元力组不败战神,人送外号“木牛蛮子”。人们还以为景辰带着面具是在装逼,加上木牛蛮子主场作战,人们都在为他加油,很多下注的人都在他身上尝到了甜头。

“八阶元力境火属性炁炼者,叶辰!”

“九阶元力境木属性炁炼者,铁蛮!”

铁蛮看起来十分壮硕,丝毫不像个木属性炁炼者,反倒有几分土属性炁炼者的味道。

熟悉的自报家门之后,两人的比赛正式开始。

刚一开始,铁蛮手上浅绿色元炁涌动,手上逐渐出现了一个木制锤子,虽说是木制,可分量看起来却不轻。

面具下,景辰面色一凝,七星赤霄剑落入手中,久违的感觉!

铁蛮毫不畏惧,挥着木锤朝景辰砸来,景辰迅速退后一步,木锤砸在地面上,地面竟出现了一个小坑,足以看出铁蛮的力气有多大。

手掌轻轻一挥,木锤再次握在他手中,景辰退,铁蛮跟,两人就像黏在一起一样,景辰脚下若有若无的雷光始终与铁蛮保持着一个安全距离。

追了一会儿后,铁蛮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大喝一声停下了脚步。

“木界,树牢!”

虽然花被砍了之后还会再长,但景辰脚下的速度也在逐渐加快,虽然还有毒素进入体内,但有了昆仑盘的净化,这种毒素对他已经没有了威胁。

木翰见景辰像个莽夫一样连脚底都不顾,心中大喜。他的花毒别说是个九阶元力境的人了,就是四阶元力境中了花毒之后都会被麻痹一段时间,这期间不仅调动不了元炁,就连意识都会变得模糊。

也不等景辰彻底走出花海,木翰手印一变,释放毒素的花突然爆裂,变成了一片片粉红色花瓣洒向了空中,看起来霎是好看。

景辰顾不上欣赏背后的花海,埋头只是往前跑。

背后突然被一个锋利的物体划了一道,后背传来的阵阵凉意逼的他不断只能不断前进。

匆匆回头扫了一眼,粉红色的花海汇聚了无数花瓣,每一片花瓣上都给人一种刀片般锋利的感觉。

不知不觉间花瓣汇聚到了一起,形成了一个长达两米左右的粉色长枪,直冲景辰的后背袭来。

能释放毒气的花海,还能变为利刃。这元技,至少也在灵阶以上!

景辰感受到了后背传来的冷意,硬着头皮转过了身,反正这花粉的毒液对他也没什么作用,但后背的那个粉色长枪可就不一样了,这要是被刺一下,不死也得重伤。

“剑道,无影!”

赤红色的元炁突然爆发,火焰热浪扫过,高温将周围一大片花海灼烧至枯萎,景辰手臂抖动的速度逐渐增快,快到只能看到双手留下的模糊残影。

推荐阅读:

女主她有毒[快穿] 终极暴徒 潘帕斯兽腰阿柴的柴刀 与你相守在七零 穿越:这个妹妹很神秘 见诡一百法 顾总,现在的夫人你高攀不起了 张隽豪王建军渝都流民 赵大海娄晓娥衍画 董曜一剑,一念 哆啦A梦:我成为了库洛魔法使海上笙明月 随身携带技能抽奖系统 修仙在都市 鬼歌记 七零娇娇女[穿书] 重来一世,小日子从高考后开始王页彩虹 制霸文娱从女装大佬开始 港综从自曝卧底身份开始 四合院:开局贾张氏跟我道歉 我真没被师姐们包养江东飞鸟 医揽群芳 第五任县委书记 长恨来迟 惊悚日记 人世间 掌门大人她又跑路了 都市之狂龙无双 请让我低调修仙 龙仙洗剑录 异界冠位指定系统 我真不是她徒弟 末世之修仙归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