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银白色的长剑上,七颗不太显眼的星辰闪耀着光芒。浑身血淋淋的景辰手握长剑,如同杀神降世一般。

水元死死地盯着景辰手中的长剑,惊叹道:“这是什么手笔,竟能将封印能量做到这个地步!”

即便现在体内的元炁萎靡,段崖也不敢贸然上前一步。

过了片刻后,段崖似乎是觉得拖得时间有些长了,如果再这样下去,恐怕景辰体内的元炁就要恢复一些了。

“小子,你少在这里装神弄鬼!”段崖给自己打气道,拳头上赤红色的元炁覆盖,迅速朝着景辰打去。

景辰忍不住摇了摇头,父亲留在七星赤霄剑内的庞大元炁,他实在不愿就这么用了,可已经战斗道了这个地步,放弃也太可惜了。眼下的情况已经容不得他做过多的考虑,对着左手手指指间咬了一口,一股鲜血泊泊而出。

“封印,解!”

他身上有很多血,但他没有抹身上的血,七星赤霄剑的封印只有他自己的血才可以解开,但他身上除了自己的血之外,还有其他人的...

景辰手指就欲按在剑上,一声苍老的轻叹声想起,随之而来的是一股足以压制在场所有人的庞大气息。

“小朋友,别出剑了,手下留情。你赢了!”水元身形一动,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到了景辰和和段崖之间。

景辰举在空中的手指凝在了那里,手臂被一只无形大手抓住,无法再进行下一步动作。段崖的身体也停在了原地,身上的元炁早已消散。

段崖不明所以的看着水元,有些生气地问道:“水院长,您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坏了规矩?”

“规矩?我要是不拦着点他,现在你已经是一具尸体了!”水元笑了笑,并没有动怒,段崖看不出来也正常。

这话一出,台下传来一阵哗然声,水元是谁?风云学院六大副院长之一,他说话的权威性毋庸置疑。

但是眼看着景辰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到底用什么力量来击杀段崖,这成了一个谜...除了水元之外,就连五个裁判都看不出七星赤霄剑内封印的能量。

段崖失望的摇了摇头,既然水元都这么说了,他自然也不会怀疑,只是心中有所不甘罢了。

将闪着银芒的七星赤霄剑插回剑鞘中,景辰颤抖的身体已经有些站不稳了。

“您是说,我赢了,对吧?”景辰确定道。

水元点了点头,说道:“对,这次比武招亲,你就是冠军!”

水元的话传到人们耳中,虽然不知道这个浑身是血的小子到底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力量折服了水元,但人们还是给了景辰热烈的掌声。以九阶元力境的实力独战五名二阶修灵境的强者!最不可思议的是,他还赢了!

这场比赛的精彩程度已经大大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听到冠军二字,景辰嘴角抬起一个弧度,撑着剑的双手一软,强撑了许久的眼皮终于闭上,身体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景辰再次睁眼时,已经是两天后了,至于后续发生了什么,他也不清楚。

“这是哪里啊?”睁开眼睛后,景辰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中,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的一叶知秋,发现在还在后,这才松了口气。

低头再看看打满了白色绷带的身体,不由得苦笑一声,这次战斗算是倾尽了全力,最终如果不是段崖突然对蒙盛出手,这个冠军就跟他没什么关系了。

身上的伤很重,但在一叶知秋的治疗下,身体已经恢复了很多,而且他能够感受到,这伤应该是有人为他精心治疗过,光靠一叶知秋是不可能恢复到这种地步的。

正当他诧异之际,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迎面走来一个身穿淡蓝色长裙的少女,头上两个蓝银色的奢华发簪说明此人身份的不凡,面部被一袭薄纱遮挡,看不清具体的容貌。只是光看这份气质就知道这个女子绝对不简单。

被一个陌生女子突然闯入房间,景辰的脸唰的红了,伸手拉了拉被子,遮住了裸露的上半身,问道:“姑娘,这么闯进来不太合适吧?”

那姑娘微微行了个礼,说道:“多有冒犯,抱歉,我叫水冰月。”

听到这个名字,景辰犹如被雷劈了一样,有些不知所措的愣在了那里。

好像水元的那个孙女就是叫水冰月吧,眼前这个穿着蓝色长裙的少女就是她吗?景辰看了一眼水冰月,只觉得她身上的气息有些熟悉,而且这个声音也好像在哪儿听过。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为了避免冒犯到水冰月,就算有一丝熟悉的感觉也不敢过多的打量。

如果不是水冰月的出现,他甚至已经忘了这次比赛最主要的目的——招亲!

按照水元的言辞,能来参加比武招亲的都是对水冰月满意的少年,这样一来冠军就没有了选择的余地,相当于把决定权交到了水冰月手中。

刚刚意识到事情严重性的景辰有些后悔了,一心想着进风云学院天阶班的他竟然忽略了这个问题。

虽不清楚水冰月的容貌,但光看这份谈吐和气质,足以排的进景辰所见过少女的前三之列。

但景辰并不喜欢这种命运被别人掌控的感觉。

“姑娘,我...”

“公子无须多言,小女此番只是偷偷前来,只为跟你说一声抱歉。”水冰月灵动的双眸中充满了歉意。她也看到了景辰前两日独战五名二阶修灵境强者,这份气魄不知迷倒了多少少女。

但不管景辰表现地再怎么优秀,她也不会甘愿和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结为夫妻!

景辰听到水冰月的话后,似乎也是猜到了什么,心情一下放松了许多,看来这个大小姐也不是那种愿意被支配的人。

“这次比武招亲都是我爷爷安排的,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害公子受了重伤,实在抱歉,水家会给公子一个满意的补偿。”水冰月的声音十分清脆果断,似乎这件事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在她眼里,景辰或许与那些觊觎水家势力的人无异,都是带着目的来参加比武招亲的,至于所谓的喜欢她水冰月,不过都是幌子罢了,连面都没有见过,又何谈喜欢二字。

景辰笑着摆了摆手道:“姑娘能这么想自然无妨,婚姻之事是一辈子的大事,自然要好好考虑,我也认为这件事太过草率,还是算了的好。”

水冰月能主动提出这件事那就再好不过了,省得景辰在这里提醒吊胆。

他表面虽然只有十三岁,但实则是一个二十岁的青年了,他也有自己喜欢的人,不过那个人还在遥远的蔚蓝色星球,至于谈恋爱这种事,现在的他想都没想过。

水冰月看着景辰的双眸发生了一点变化,不过很快恢复了正常:“你能这么想就再好不过了,不过我们可以交个朋友。”

景辰点头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面纱下的水冰月莞尔一笑,接着道:“其实我们在几天前已经见过面了。”

景辰拍了拍脑袋,如梦初醒道:“跟我交谈的那个瘦弱男子是你?”

水冰月点了点头。

景辰接着道:“确实看不出来,你倒是有心情,竟然打扮成男的混进队伍。“

“公子说笑了,对了,我这次只是偷偷前来,还望公子保密。我们有空在聊。”水冰月探着身子朝屋外看了看,小声道。

景辰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水冰月走后,景辰又躺在了那里,有了水冰月这句话之后他就放心了,既然两人都不愿意,强扭的瓜不甜,想必水元也不会太过强硬。

这么一想,参加这个比武招亲倒也划算,不仅有了直进天阶班的名额,还得到了一个九阶宝甲,至于水家说的那个神秘奖励他倒是没放在心上。

调息一段时间后,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他。

“进”

“啊,哈哈,景辰小朋友的身体还真是不错,受了那么重的内伤都安然无恙呢。”进来的人正是一直招呼他们的水庭坚。

水庭坚的热情让景辰一时间有些不适应。

“老先生过奖了,还是要多谢水府为我疗伤。”景辰想要起身,被水庭坚一把按了回去。

“别这么见外,你能取得冠军就说明以后跟水府关系浅不了,家主可是非常看好你。再说了,你对小姐的心思很深吗,竟会做出那种大胆的举动。”水庭坚颇有深意的看了看景辰。

“承蒙厚爱。”景辰客气道,心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要不是为了名额,他才不会在这里拼命,如果让他们知道水冰月已经来偷偷找过他了,恐怕会气到吐血吧。

“今天晚上好好休息,如果行动没什么大碍的话,明天我带你去见家主。”水庭坚接着说道,两日前景辰在场上的表现已经让他刮目相看。

虽然现在景辰的实力仅仅只有九阶元力境,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在水庭坚灼热的目光下,景辰缓缓点了点头。

水庭坚走后,景辰轻轻叹了口气,还有五天风云学院的招生就要正式开始了,也不知道黑羽他们在哪里。就算有了能直进天阶班的名额,也没有人能跟他分享这种喜悦...

推荐阅读:

从离婚开始的文娱帝国 寻诡者 炸年糕 新世纪福音战士:启示录 黑红女星洗白白[穿书] 萧念念顾清华 花千翡楚无殇 家父李世民,让你女儿怀孕怎么了一叶瓜州 魔女重生后卷哭了修真界一众天骄 重生之我是神之乌兹后传诸神黄昏 木叶之分家真白眼 林霁尘任岚 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 舰娘资源大佬 龙图案卷集·续 守着阳光守着你 直播:开着房车带刘菲菲旅游! 重生柯学界之我到底是男是女铃樱琼子 都市之地狱之主 傲娇大宋 老祖我要逆天 弑帝 凡武成圣 变身之穿越异世界的吸血真祖 嫡女策,毒后归来 魔武灵合 原来我的粉丝已经长大了 从落地成盒9999次开始变强 你就是那缕阳光 玄黄立道 无极大宗师 我的主神女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